汪苒.

“我不需要合群的风格 各花各有各花香.”
喜欢霜钟之深
汪家最温柔的教官
光と影
写一些小短文,文笔烂到可以
在线时间不固定,回消息较慢,见谅

论汪苒与解沐芸

  汪苒和解沐芸虽是同一个人,什么都一模一样,样貌,厌恶的东西等等,但唯一不同的便是,汪苒是黑暗中腐烂的玫瑰,而解沐芸是阳光下洁白的山茶花。

  可笑至极,明明是同一个人,却好像两个人,当真是可笑至极啊,哈。

  在解家待了这几年,戏倒是学了几分,可惜无人欣赏

初遇

       “ 苒 ”

  “ 苒?汪苒吗?那你以后就叫汪苒了 ”

  “ 好,多多指教汪岑,汪先生 ”

  

汪家基地的二三事

  今天基地里不知道为什么聊起了cp的事情,聊着聊着,绝绝这个cp头子就放开了,什么梨免,双灿。这些不算什么,我也嗑的起劲,可为什么会有灿苒和岑苒,我们有什么地方让他们误会了吗?嗑也就算了,为什么我是下面的,苒all才是王道。

难道我不攻吗?苒all不好吗?就算是岑,那也是苒岑,哼

另外,梨免,蛮好嗑的,嘘,不要告诉他们哦。

万圣节快乐,不给糖就捣蛋哦。


      如果我死了,请将我的骨灰撒向远方,我要去追寻我那逝去的同伴们,他们还在等我。[图片]

  轻点眼前的酒杯,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的甜品,没有丝毫食欲,突然瞥见一旁动静,眼角含笑,朱唇微动“嘘,小老鼠上钩喽~”时刻关注着那旁的动静,见人起身离开,等人出去门后。从椅子上站起,跟了上去。

  跟随着人走进了小巷,那人转过了身,脸上满是猥琐的笑容,脸上的肉堆在一起,看上去格外恶心。强忍着反胃的心理亮出了藏在袖中的蝴蝶刀,慢悠悠的朝人走过去,果然,见到刀人就怂了,高跟鞋的声音在人耳中宛如死神的声音。

  临阵脱逃从来都是弱者做的事情,我要做的,是战死,死也是死在敌人的刀下,绝不做逃兵。

  我的命是汪先生给的,汪先生自然有取舍的权利,我的存在就是为了重振汪家,寻找到长生之法,完成老祖宗的千年遗愿。

  我从来不畏惧死亡,我的命从来不是自己的,我怕的是没能完美完成先生交代的任务。

  这九门,不灭我也要灭了。阻扰汪先生的全部杀无赦!

1 / 11

© 汪苒. | Powered by LOFTER